利来w66app旗舰厅
老牌国际学校“安全掌门人”:触目惊心的校园霸凌拿什么来保护孩
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0-05-15 13:46:45

  原标题:老牌国际学校“安全掌门人”:触目惊心的校园霸凌,拿什么来保护孩子?

  看点校园霸凌案件频发,放心校园如何打造?德威国际教育集团,在预防霸凌和校园安全上,一直走在前面。今天,德威国际儿童权益安全保护总监John Todd先生,和我们分享学生、学校与家长,应当如何面对校园霸凌。同时,我们也能借鉴美国与芬兰的相关措施,帮助孩子健康成长。

  前两天,深圳一所学校爆出,30多名小学生排队被班长殴打,男生被扇耳光,女生被脚踢。

  令人吃惊的是,面对这样的恶劣事件,班主任居然表示自己毫不知情,并且认为班长的这些行为很正常。

  2016年儿童节这一天,青海省海东市一名初中学生,因为受不了同学的欺凌,喝下一整瓶剧毒农药,结束了自己年仅15岁的生命。

  温岭一名女学生,被同学整整“言语霸凌”了十年,导致她学业被毁、重度抑郁,不得不退学。多次自杀被救后,她绝望地表示,自己的一生已经被毁。

  2016年儿童节这一天,青海省海东市一名初中学生,因为受不了同学的欺凌,喝下一整瓶剧毒农药,结束了自己年仅15岁的生命。

  温岭一名女学生,被同学整整“言语霸凌”了十年,导致她学业被毁、重度抑郁,不得不退学。多次自杀被救后,她绝望地表示,自己的一生已经被毁。

  面对层出不穷的校园霸凌事件,我们不禁要问,为什么这些孩子,在一开始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?为什么学校和家庭,都没有及时发现这样的霸凌行为?

  当然,也有很多家长存有侥幸心理,认为霸凌事件,只会发生在落后的学校里,也只有那些“坏孩子”才会有霸凌行为。

  德威国际教育集团儿童权益安全保护总监John Todd先生,作为这所老牌国际学校“安全问题掌门人”,他斩钉截铁地表示:

  “校园伤害,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一所学校,任何一位普通学生身上。要知道,每个孩子都可能不够友好地对待彼此,这不分种族、身份和经济地位。”

  它将《校园安全保护政策》(Safeguarding Policy)作为重中之重,发起了“说出来,远离危险”(Speak out and Stay Safe)的全方位儿童保护,并将安全培训覆盖到每一位教职工。

  尽管目前对“霸凌”的定义是:“一段时间内重复进行的身体或心理上的攻击性行为”。

  但是Todd坚持认为:只要一个孩子强迫另一个孩子,做他不想做的任何事情,都可以称为霸凌。

  “霸凌不分程度、不管是否属于持续伤害,哪怕只有一次欺负性行为,也要引起重视”。

  其中,除了拳脚相加的身体虐待,最容易忽视的是冷嘲热讽、谣言、被集体孤立等更为“微妙”的攻击方式,而这种“心理伤害”造成的影响更为深远。

  我们采访了John Todd,和这位著名国际学校的“安全问题掌管人”,聊一聊“德威有哪些经验”,以及作为父母可以做些什么。

  梳理很多严重的校园霸凌事件,我们会发现,所有问题都是循序渐进、愈演愈烈的,所以防微杜渐很重要,在一开始遇到不合理的对待时,就要鼓励孩子说出来。

  第一次是霸凌行为发生时,他们没有摆出强硬的态度,大胆地对霸凌者Say No;

  第二次是霸凌事件发生后,他们可能因为害怕、恐惧等各种原因,闷着不说,不敢寻求学校甚至家长的帮助。

  为此,Todd提出,校园安全保护最重要的是,从以下两方面出发,让孩子有应对霸凌的能力。

  Todd表示,如果一个学生,他在面对霸凌问题,或者一切不合理的要求时,不敢反抗,甚至不敢拒绝say no,这可能和他一直以来受到的文化、教育有关。

  一般来说,强调“集体”“服从”等价值观念的亚洲孩子,往往更难于say no,他们更倾向于听从于老师、父母的权威指令,这也使得他们在面对强者的霸凌时,从心理上就已经屈服。

  Todd举例说,在香港的一所学校里,研究人员观察孩子们会如何对待教室的规定。

  最后一节课,老师让每个孩子都站在自己的桌子上。“这显然会有危险性,但是所有的孩子都照做了,爬上了桌子,居然没有一个孩子对这个不合理的要求,提出反对和质疑。”

  虽然文化观念的影响,不可避免,但是,对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,却是抵制这一影响的有力武器。

  无论是IB国际课程,还是“儿童哲学课”,都在提倡对批判性思维的培养。这种辩证思考的能力,让孩子在面对不合理的对待和要求时,拥有思考和质疑的习惯。

  “他的行为合理吗?我需要照做吗?为什么他可以这样对待我?”当学生停下来,多一些思考,会避免很多潜在的危险,也能增强他们作为旁观者,抵制霸凌的勇气。

  “我们需要告诉孩子,在很多情况下,如果你觉得不安全,完全可以对包括父母在内的成年人Say No!对那些不公平的、不合理的对待,都能大声说,Stop!”

  无论是学生之间的霸凌,还是任何形式的校园伤害事件,都只能在暗处滋生,一旦被发现,暴露在“阳光下”,就会变得不堪一击。

  在德威学校,正在提倡一种“Speak Out and Stay Safe”的校园文化,鼓励孩子们遇到任何问题,或者看到任何欺凌事件,都要大声说出来。

  “只要有需要,孩子们可以和任何人交谈。他们可能是辅导员、班主任、学校顾问,也可能是保安、保洁员等后勤人员。

  为了提醒孩子们“Speak Out”,德威校园里到处都有这样的标志,上面写着“如果你需要,请告诉别人”;很多角落里,会贴有一张让学生去放心交谈的名单,上面有工作人员的照片、名字、电话号码、电子邮件……

  Todd笑着说,曾经一段时间,学校洗手间里甚至直接贴了自己的照片,上面写着:如果你不想和其他人交谈,可以直接打电话给John Todd。

  作为负责校园安全的“掌门人”,Todd提供的“绿色通道”,更表明了学校鼓励发声,对霸凌问题零容忍的态度。

  “当孩子找到了我们任何一个人,信任孩子所说的话,并及时汇报,也是我们的首要职责”,Todd强调。

  每当发生一起安全事件,学校就开始高度重视,召开讨论会议,紧接着做一周“反霸凌宣传”……这似乎是很多学校的处理风格。

  “安全问题,如果不能融入校园日常,成为每个人头脑中的意识,那么就只能陷入‘发生,治理,再发生’的往复循环,收效甚微。”

  每一位校园工作者,当学生找到自己,或者发现学生有什么异常,都应该知道第一时间该怎么处理,该去向谁汇报。

  因此在德威,需要接受安全培训的,绝不仅仅是老师,还有保安、司机、保洁阿姨,每个人都是Safeguard(安全保护)系统的一份子。

  在这里,Todd还特别强调了保洁阿姨等后勤人员的重要性,称他们为守护校园安全的“隐形力量”。

  而与此相对应的安全培训,也必须要接地气,保证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明确知道,自己该怎么做,而非空喊口号。

  比如,你看到一个孩子在走廊里哭,可能发生了什么?你会做什么? 需要在最快的时间,向谁报告?

  这需要每一位校园工作者保持警醒和思考。“如果员工这次回答错了,经过大家讨论,他下次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  尽管霸凌常常发生在学生之间,但是老师等工作人员,同样可能对学生造成伤害。

  德威有一份“不能有的行为”清单,确保教职工明白自己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。一旦违反其中任何一条,将被毫不留情地开除。

  外滩君发现,这份清单规定地非常细致,比如,“老师不能和学生发生不必要的肢体接触。”

  Todd解释说,除了钢琴课、舞蹈课等教学需要,其他任何形式的肢体接触,包括拥抱、搭学生肩膀,都是不被允许的。

  这一点很多学校的老师,都没有意识到,他们在社交网络上随手发布的学生照片,都是一种肖像权的侵犯,甚至会有安全隐患。

  Todd强调,遵守这样一份“教师行为清单”,也可以保护老师免受无端的指责和控告,对教师而言,同样是一种保护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对安全如此重视的德威,并没有像外滩君想象的那样,会开设有一门如何应对霸凌的“具体课程”。

  在Todd看来,对霸凌的预防和应对,应该成为校园文化的一部分,必须从价值观出发,营造一种理解、尊重和包容的校园文化,而不是将它作为单独学习的“课程或任务”。

  为了打造更开放的校园文化,从根源上做好安全问题的防范,德威推出了PSHE教育—Personal, Social, and Health Education(个人、社会与健康教育)。

  这一教育理念,鼓励老师和孩子们建立真正积极、信赖的关系,畅所欲言,和孩子们讨论欺凌、毒品、酒精、性等各种安全问题,和可能面临的挑战。

  此外,当孩子犯了错,不仅要让家长参与进来,商讨对策,也需要深入了解孩子。

  “为什么他会这么做? 在他看来,这是正常的行为吗? 因为有人对他们做了这种事吗?还是因为不开心想引起别人的注意? ”

  Todd提醒父母,如果家庭教育做得好,可以让孩子更好地应对和避免霸凌问题。

  很多有欺凌倾向的学生,在家里却表现出另一番样子,因此事发之后,家长完全想象不到,孩子居然会对别人有身体、言语等方面的霸凌。

  Todd提醒家长,与学校保持联系很重要,经常走进学校,向老师了解在校表现,可以帮助家长认识更完整的孩子。

  如果家庭问题比较严重,亲子关系很差,学校可以为父母寻求心理咨询师,或者儿童行为心理专家的专业帮助。

  在校园里,Todd常问学生这样的问题,“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,你会去和谁倾诉 ? ”

  Todd表示,很多父母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孩子,却很少和孩子敞开心扉的交谈,也不能捕捉到孩子的心理变化。

  “作为父母,你能给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就是时间。花时间和他们交谈吧,和孩子建立真正意义上的亲密连接。”

  在交谈中,当孩子倾诉遇到了霸凌,或任何不公正的对待,父母不妨举一些自己曾经遭遇类似情况,如何表现的例子,帮助他们降低恐惧感,让孩子意识到霸凌问题,并非只有自己会遇到。

  当霸凌发生在孩子身上,歇斯底里的愤怒,并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使问题变得更糟,也会加深孩子的恐惧感。

  另外,对于低龄儿童来说,父母无疑是生命中最有影响力的人,你的举手投足,可能都被孩子看在眼里,为他们的行为方式提供参考。

  而对于青少年来说,如果遇到的问题不严重,不妨让他们自主解决,提升孩子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自信。

  校园霸凌问题,在全球范围内,都有一定的普遍性。美国和芬兰的反霸凌经验,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思考。

  为解决这个问题,美国加强立法,逐渐降低对“霸凌”的容忍度,并将反霸凌的触角,延伸到网络霸凌领域,比如在社交媒体上辱骂、攻击或披露同学隐私的行为,都被称为“网络霸凌”。

  很多美国学校都成立了“学校安全委员会”,充分接触家长和学生,负责提出计划、实施计划及评估学校反霸凌工作是否执行到位等。

  为防患未然,美国政府部门甚至开设了一个“反校园霸凌”的网站,学校可以根据网站提供的调查表评估自己学校的校园霸凌情况。

  在芬兰,有为预防校园霸凌而专门研发的Kiva全面反欺凌项目。Kiva一词,正是芬兰语Kiusaamista Vastaan(反对欺凌)的缩写。

  当然,仅仅选择与受害同伴站在一边,是不够的,芬兰还会为学生提供安全的策略,教授学生具体如何做。

  截至2018年,芬兰90%的学校(约1500所学校)都已经使用了Kiva反欺凌项目。通过对旁观者群体的引导和关注,芬兰学校的霸凌行为,得到了有效的控制。

  自2009年反霸凌项目大规模推广以来,芬兰学校的霸凌事件已经下降了一半左右。

  如何有效的预防和处理校园霸凌?这个全世界都存在的难题,还需要更多学校、家长,乃至政府部门,提高重视,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并将伤害降到最低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